✨普通的宝郁。

😉
晚安,早点睡,明天我还是喜欢你。

笔友组|1094字|“初遇这种情节,太适合被安排在夏天了,一抬眼就是风和奇迹。”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叙述,我流ooc。
前文(?) 戳合集,或者戳前文。

果然,不喜欢的课就适合拿来写东西。

======

教室门被推开时,曹丕刚睡醒。

一阵风卷着热浪,就这么钻进来。

青年和风一起进来。

青年自称孙权,自我介绍是他们的新任历史老师,好脾气地陪着对新老师充满好奇的学生们聊了好一会儿,一一回答了抛向他的所有问题,然后从教室最后一排搬了把椅子到前面,似乎并不准备在接下来这两节课里讲什么,大概是出于对收假第一天的学生无心听课的心情的体恤,或许也为了体贴地将时间留给他们专注地补未完成的作业。

他坐着的那个位置正好是曹丕一抬眼就能畅通无阻地看过去的位置,曹丕便也真的利用起这份天时地利,用手撑着脸,认真地看他。

新老师看起来还很年轻,未被岁月打磨倾轧过的一张脸让他显得清秀又干净,一身书卷气。

这时安安静静地坐着,专注于手里的手机,低垂着眼,睫毛在眼下覆上一小片阴影。

间或会抬手推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眼镜边的手指是修长的,像是一个响指便是一枝花的魔术师的手。

今天好像是多云天气,因为孙权的发顶偶尔浮动着金灿灿的光,偶尔又什么都没有,吻合的理应是阳光如何一寸一寸地从厚重的云后钻出来,以及轻盈的云的追逐。

时间好像变得缓慢粘稠起来。

艳阳高照的八月在后来的记忆中被温润成和畅的惠风。

初遇这种情节,太适合被安排在夏天了,一抬眼就是风和奇迹。

    

少年人的注视太明显。

孙权没办法装得一无所察。

于是索性抬起头来,试图去寻,事实则是隔着不算远的距离、隔着不算多的人群,他一眼就精准地对上了那双清亮的眼。

是个男生。

少年斜坐着,支着腮看他,额前碎发细软,眉眼舒朗,气质也干净,如松如柏,又透着股淡漠,眼神像是写着“万物皆空”。

目光在短暂的交汇后,下一秒,他看到少年怔了一下,状若无事地移开视线并欲盖弥彰地落在遥远的别处,可是他离得这么远也还是看到有绯红色一点一点却足够迅速地爬上少年的耳朵,然后又看着他趴下来,趴到桌上,把校服盖在头上,很长一段时间里再也没动过一次。

像是睡着了。

     

后来,他们一起被人问到,“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曹丕听清问题,记忆被拉回高三暑假的第一节课,心下一动,折射到表面却是面色如常,并且故意带着点恰到好处的嫌弃,说他腿短。

其实,关于那时已经是很遥远也很模糊的记忆了,曹丕也只记得那天的阳光很好、云很好、风很好、迷迷糊糊在做的梦很好……还有,他一醒来,就看见了孙权。

可是光阴还记得——光阴还记得,那天的阳光亮得晃眼,一束束光线在从大气层去往地表这艰难的一路上朝着不同的方向折射着的同时,又千缠百绕,在虚空中泛起涟漪似的光晕,像是年轮,牵动着什么似假犹真的过往,轻盈振翅,随时预备着蹁跹入梦。

“腿短,腰还没我们教室讲台高。”

其实不是的。

我第一次见你,我就在想,这个人,他应该是要跟我在一起的。

评论 ( 11 )
热度 ( 37 )

© ✨普通的宝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