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的宝郁。

😉
晚安,早点睡,明天我还是喜欢你。

霏辛霏|3072字|26字母系列(A——G

 @德云lnm 姐妹!给,你的26字母系列!请注意查收√(不好意思,拖了两天还只写了七个字母x

陈年老梗,不要在意。

前后互相独立,彼此无关。

霏辛|辛霏无差。

写着玩的,非常粗糙,我是辣鸡菜鸽我先滑跪了dbq。

P.s.如果有老师看上哪个段子想扩写的话请随意,发的时候圈我过去吃粮就好嘻嘻嘻。

先到G吧,后面的写不出来了,容我先咕两天(。)

↑主要是真的没有脑洞,所以……欢迎在评论区提供单词(有梗最好,没有也行qwqq

======

Age(n.年龄

还算明显的年龄差往往伴随着某种不自知的迁就宠溺。

辛杰一向话多,体现在聊天中便是分分钟99+与满屏语音轰炸。

陈曦路过时看见金霏塞着耳机一副笑模样,于是伸手摘了对方一只耳机戴上,凑到他手机跟前。

“看什么呢?这么好笑啊?”

屏幕上并不是他想象中的画面,只不过是中规中矩的对话框,详细一点来说是整整齐齐的语音条,而那里面的内容正响在他耳畔,陈曦认真听了一会儿,但怎么听都觉得是垃圾话,便将耳机还回去,半开玩笑地嫌弃道:“这小孩儿也太聒噪了,这样吧,你帮我跟辛杰带句话,他以后可以叫我辛凡,因为他可以叫我心烦。”

“没办法,小朋友嘛。”

    

Bubble(n.泡泡

“别紧张别紧张,这样,我给咱们表演个吐泡泡打气好不好?”

金霏听着好玩,没忍住循声看过去,就看见几个小朋友围成一堆。

好像是相声新势力的那几个。

而刚才说话的那个烫着一头小卷毛,脸颊鼓鼓的,显得有点肉。

……啧,这也太肉了,发腮了吧这是?

小卷毛抿着唇,再嘟起时金霏隐隐约约听到一声清脆的“啵——”,又像这样重复了几次,他才意识到这一连串“啵啵啵”就是所谓的吐泡泡。

……怎么这么腻呢?

倒是一个势力的全都配合地鼓掌捧场,还有个娃娃脸的夸他简直是金鱼本鱼。

金霏心情复杂地将视线移开,心说这小孩儿就算是鱼估计也得是金龙鱼。

但也承认,他还真看见一个橘粉色的泡泡慢悠悠升起来,然后在半空中炸开,并且溅出些果味的香甜。

    

Call(n.通话

辛杰打电话过来吵着嚷着自己睡不着,要金霏唱歌哄他。

金霏就真的开始唱,却是从《蜗牛与黄鹂鸟》唱到《小燕子》,从《鲁冰花》唱到《虫儿飞》,唱来唱去都是儿歌。

辛杰听着听着真的有点困了,一时急了,连忙打断他,“停停停,别唱了,我不想听这个。”

“不想听这个?哄人睡觉不就该听这种吗?”

“你别给我装啊……反正你换一个,我不要听这个。”

“我想想啊……那,给你唱个关于爱的吧,好不好?”

“也、也没有强迫你唱这种歌啦,但你想唱也行嘻嘻嘻。”

“我爱你——春天蓬勃的秧苗,我爱你秋日金黄的硕果……”

前三个字出来时,辛杰除了心颤了一下以外还似乎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可是一时没想起来,不过他接下来也该明白这是《我爱你中国》了。

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停!烦死了……你一天天的,怎么净是这些!”

辛杰起了话头,忍不住顺着继续数落起金霏的每一件不是,金霏听着才意识到原来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把戏自己玩过这么多次,也就不忍心再逗他了,由着他点歌,一首首地唱给他听。

“晚安,早点睡吧,明天我还唱给你听。”

“啧啧啧,这世上唯一到不了的日子可就是明天呢。”

金霏脑子转得也快,张嘴就要怼时却又咽下了,转而问他:“你喜欢听吗?”

“喜欢啊。”

“行,知道了,喜欢听的话,就听一辈子,相应的,我会一直唱给你听,也是一辈子。”

他等了半天才等到对面的辛杰嘟嘟囔囔的声音传过来,却只是一句“你谁啊限你明天早上把我的金霏老师还回来听到没有”,然后就立马挂了电话。

金霏忍不住笑出声来。

也顺便自行过度解读了一下那句话。

行,收到,你的金霏老师明天早上会给你一个早安电话的。

 

Distance(n.距离

“所有人都说,我是个自大的后辈,不知天高地厚。”

“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能超过你——我连比肩都没想过。”

“你一直是我努力的方向,我一直努力、一直努力,也只是希望有一天,在别人看来,我已经没有差你那么远了。”

“在那之前,还有很长很长的距离需要我一点点缩短。”

“而这又谈何容易?我怎么追得上?我永远要被你拉开差距。”

这时,金霏终于忍不住开口,“没有的事情,你太捧我了。”

“但你就是有那么好。”

“不是的,”他盯着他,执拗地试图纠正他,“你要相信,你前途无限,你什么都做得到。”

“但你就是有那么好,”他也盯着他,更为执拗地试图纠正他,“你就是有那么好。”

辛杰的声音轻轻的,但是带着某种坚如磐石的坚定。

“你就是有那么好,真的,你就是有那么好。”

“人这一生中,总会遇到那么一个人,嵌入他的生命,成为一道月光。”

“挺幸运的,我的天空中早就有这样一道月光了。”

“那就是你。”

p.s.“D”没脑洞,拿以前写的混一下x(其实接下来的“E”和“F”也没有……

 

Earth(n.世界

“全世界。”

 

Favourite(adj.最喜欢的

“我最喜欢你。”

 

God(n.上帝

在辛杰的家附近有一座不小的教堂,常有基督教徒前去做礼拜,悠扬的赞歌声总会绵绵地从教堂四面飘出来,微妙的好听。
他不信教,也从来没想过进去看看,但这一天在路过时却突然萌生强烈的、想进去坐坐的念头。

他推门走进去,而另他始料未及的是,下方寥寥坐着几人,台上正站着一对盛装的男女,而他们的身旁则是牧师打扮的老人——毋庸置疑,这俨然是个婚礼现场。
被打断的婚礼现场。

所有人的目光汇集在门口。
“对不起,我不知道。”他道了歉,向后退,“我这就离开,对不起。”
“没关系,”台上的新娘柔声道,“不介意的话,你也可以进来。我们会感谢你的祝福。”
他本来想要拒绝,但在对上一旁的神父温和的目光时,却又说不出一个“不”字来,便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静静望着前方陌生的新人,望着新郎雄姿英发的模样,望着新娘洁白的婚纱,望着他们共有的坚定的眼神,仿佛只要稍微松懈一点点,教堂、红毯、捧花,牧师、亲友,甚至面前的对方,就都会立刻消失。
但也不只是坚定,还另外带着些许非你莫属的执拗,终成正果的满足,和对两个人要共赴的未来的美好的憧憬与欣然向往,那应该是决定好了执手一生的人才会有的——至少在这一刻,他们彼此最想的,不过是,同舟共济,白头相守。
哪像自己,最想达成的,是一件无法实现的事。

但他偶尔也会想,自己是不是可以孤注一掷地去拼一拼?
像是飞蛾扑火。

虽然人们常常强调那一瞬的毅然与勇气,可作为飞蛾,在意的仅仅只是它所向往的明亮的光芒,而支撑它的除了趋光的习性,或许还有一个名为“万一”的未知。
是啊,万一……对吧?还有万一呢。
那……试试吗?
他问自己。

……算了,还是算了。

还是算了。

那份他不敢正视的感情,在他心底前所未有地显露无疑,异常清晰。

可他这时只觉得,算了吧。
“遇到麻烦了吗?”
苍老却温柔的声音蓦地在近旁响起,辛杰这才回过神来,也终于发现,婚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结束了,偌大的教堂只剩下了他和牧师两个人。

“没有,”他摇摇头,“我放下了。”
“不需要刻意放下,让自己不快。正当的欲望,神是可以理解的。”牧师声音轻缓,无端让人心安,“而且你其实没有放下,是吗?可以在主的面前说说吗?主会帮助你的。”
“主帮不了我。”辛杰摇摇头,并不在乎自己在神的场所否定神,“你的主认为这是罪,是不该有的错误,这样的行为不合乎神的心意,我知道。你是信徒,你也会认为我有错。”
“主不会怪世人,主向来博爱而仁慈,神爱世人,主不会怪世人。即使世人有罪,主也愿意为世人赎罪,愿意宽恕世人。我也不会认为你有错,主要求我们所有人爱人如己。”
“可是,这明明不该是罪的,也没有谁该被责怪。我或许知道你们的‘爱人如己’是哪个方面,但我仅仅只是……爱人,如己,而已。况且……”他的声音低下去,“都是事出有因的。”
是,说到底,让他心跳加速或是干脆骤停一瞬的每一个瞬间,其实都源于某个意料之外的情理之中,而且它们足够动人。
为什么会喜欢一个人?
如果说因为瞬间,听起来总觉得过于单薄,可是“很多个一瞬间”,便又成了聚沙成塔般的深情,他回首看过去,仿佛看得到那些一个又一个足以动人的瞬间,幻化出了实体,像光点那样,旋转着,最终汇成迷离的光影。
事出有因,顺其自然,却因为所谓“罪”、“错误”、“不该有”,而并不那么应该与合理。
“你说得对,”牧师看着他,眼里是洞悉的了然,同时,轻轻地握住了辛杰的手,“这种事,没有什么罪不罪、错不错、该不该有。”
牧师沐浴在无限接近于圣光的明亮光线里。
“或许是我自以为是了,或许我并没有懂。”
“但请你相信我,神不会怪你,神爱世人。”
“所以,往后余生,愿主保佑你。”



评论 ( 32 )
热度 ( 39 )

© ✨普通的宝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