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的宝郁。

😉
晚安,早点睡,明天我还是喜欢你。

有关笔友组的娱乐圈au脑洞


这个脑洞我以前磨磨唧唧地写过一点点,也就是下文中他们头一次吃火锅的部分,我就接着往后再写了写,就……把这个故事稍微串一下,并且往前写了点,交代了下他俩的身份,老师可以再看一下。 

@柿子的葡萄

也可以不必管我,随意发挥就好_(:з」∠)_

是权丕,但可能不太明显(?) 

———————————— 

其实早在合作那部cp粉口中的“定情之作”之前,他们就认识了。 

那时的曹丕是个选秀出身的小糊豆,业务能力出众,舞台亮眼,台风超正,唱跳创作无一不能。却没有多少死忠,所以排名一直不上不下地稳定在某个出不了道的位置上。 

在节目的豆x小组里标题为“害,平心而论,有没有人觉得曹丕他真的值得一个出道位啊”的帖子被回复了近千层,内容基本上各不相同,但大都表达了“有,我就是”的意思。 

他的粉倒是没怎么在楼里开过麦,大概是心里清楚,只是因为曹丕现在没进出道位而已,如果曹丕真的进了,一样会被狙。 

但这仍然足以说明两点,一是曹丕确实值得一个出道位,二是,路人缘极佳。 

基本上,各家撕得鸡飞狗跳,今天我泼你哥哥脏水,明天你扒我哥哥黑料,互屠广场都是家常便饭;唯独曹丕家一派岁月静好,跟谁家都没打过架、没结过仇,如果真的能出道,在各家都有乌烟瘴气的过往的前提下,曹丕或许会成为各家姨们最偏爱的外甥。 

但都只是假设,毕竟粉丝无论是打投还是氪金,全都跟不上,曹丕他再值得出道位,也不配了。 

总之,曹丕受尽各家怜爱但就是没人肯捞他,最后以一个中规中矩的成绩成为卡位圈美强惨代表之一,比赛结束后倒是吃了点儿意难平红利,接了几个曝光度还算不错的资源,还参演了一部电视剧。 

他就是在那时遇见孙权的。 

孙权和他不一样,一言以蔽之,顶流。 

而孙权之所以成为顶流,与他的父兄不无关系,他父亲孙坚、他哥孙策都是难得的有演技有态度的男演员,却先后息影,开起了娱乐公司,甘居幕后,一心一意经营艺人,而主捧的正是孙权。 

主捧,却也不强捧,并不会合适不合适的,什么资源都一股脑地塞给他,也没有铺天盖地的营销,并不招致人反感,而孙权也争气,演技虽然只是中规中矩,但偶尔能奉献一两场教科书般的表演,也就够粉丝吹他了,而且一段时间里,几乎全网扒他黑料也没扒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好事者连嘲都找不到角度,说到如今也不过尬黑一句“要不是靠sj和sc,某太子怎么会有今天?” 

    

他们并不是一个剧组的,是以曹丕并没想到自己能招惹上他。 

而且,我本来也没想招惹他。 

曹丕想。 

是这位要来招惹我的呀。 

    

起因是那天。 

那天收工早,曹丕便跑去吃火锅,吃到一半,孙权过来拼桌。 

“哪儿都没位置了,咱俩一起呗,这顿算我的。” 

曹丕“嗯”了一声,没说话。 

两相沉默。 

曹丕只顾闷头吃自己的,半饱时准备打个招呼说一声然后就离开,于是抬头去看孙权,还没出声就被对方眼含热泪的样子吓了一跳,紧接着便反应过来。 

“你吃不了辣就不要勉强,”曹丕去替他取了冰镇的酸梅汤回来,看着他喝,调侃道,“而且,可能会有娱记在拍,你稍微也注意一点吃相,我怕明天会大量上线你的表情包。” 

孙权放下杯子,多少续了些命回来,然后突然伸手过去在曹丕下巴上挠了又挠,逗猫一样,眼里是半真半假的宠溺,曹丕愣在当场,动都不敢动,接着,孙权收回手,一脸理所当然,“好了,现在不会再有人在意我吃相雅不雅的事情了。” 

“是啊,”曹丕这时脑子都快炸了,也仍是装得若无其事,“这个料可猛多了,那就谢谢哥帮我上热搜了。” 

孙权也一脸认真,“不用谢,共沉沦吧。” 

“好,非常荣幸。” 

“算了,下次再合作吧,我刚才动你的时候,好像并没有人拍,可能太快了,没注意到,要不,”孙权有意顿了顿,“我再动你一次试试?” 

曹丕听得眉毛一跳,于是笑着重复了一遍,“好啊,你再动我一次试试。” 

孙权倒还真的想试试曹丕会怎样,但也没得寸进尺,顺着台阶便下来了。 

“算了,我不想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而且你打不过我的,因为我学过广播体操,就给你留点面子吧。” 

曹丕忍不住想笑,顺手将火锅店送的果盘推到他面前去。 

“也不白欠你人情,这一盘延年益寿的西域圣果还请笑纳。” 

然而孙权似乎心血来潮,一瞬间戏精上身,抓着他的手,两眼含着热泪。 

“谢陛下赏赐。” 

曹丕没想配合他,轻飘飘吐出一句“那便跪安吧。”试图将他堵死,想着孙权只能一脸不情不愿地应一声就觉得好笑。 

哪想到孙权戏路宽广,竟然坐到他旁边,然后千娇百媚地靠过来,“这是臣妾宫里,陛下要臣妾退到哪里去?” 

曹丕一时没反应过来,孙权又得寸进尺地攀住他的胳膊然后趴在他肩头。 

“陛下今夜不如……就宿在臣妾这里吧。” 

温热的气息就打在他耳畔,还伴随着酸梅汤湿漉漉的清甜。 

“……对不起,我输了,骚不过你。” 

    

自那天以后,孙权好像觉得,好歹也是一起吃过一顿火锅的交情了,四舍五入我们就算是朋友了,再说了,你是新人演员,我照顾照顾你,给你讲戏,陪你对戏,带着你去附近吃吃喝喝,太理所应当了。 

但曹丕总是推脱着拒绝。 

可能因为选秀出身吧,见惯了直男麦麸、cp营业,也见惯了粉圈中围绕着“xx放过我哥哥吧,别吸血了”“你哥哥想和谁玩是他自己的事情,你插什么嘴?我就奇了怪了,你是你家嫂子不成?”的扯头花。 

他是真的不想被嘲“不择手段倒贴顶流的糊豆”。 

好在孙权也没有什么锲而不舍的精神。 

可是突然有一天,收工有些晚,曹丕缩在厚厚的围巾里,快步向他的小电驴走去。 

好冷,要不去吃顿火锅吧? 

他接着想起孙权。 

他接着看到孙权。 

真的是孙权。 

他就那么靠在墙边,半边身子隐没在阴影里,随意靠着,气质却是笔直而挺拔如松的。 

他也发现了曹丕,于是冲他挥挥手,他便向他走去。 

“曹丕。” 

他话落,吐出一团白气,白茫茫、轻飘飘一团升起又消散。 

曹丕下意识开口,他问:“你冷不冷?” 

“我冷,”孙权说着,自然而然地坐上了曹丕的电动车,“我想和你去吃火锅。” 

     

这么一来二去的,才真的逐渐熟稔起来,可是没几天后曹丕就要走了,毕竟曹丕本来就没多少戏份,演这么大半个月也该演完了。 

小糊豆的杀青没什么人在意,倒是孙权可劲磨着他,无论如何也要他答应再一起吃顿宵夜。 

“我今天还有一场,等我收工了,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嘛。” 

“哥们,我是爱豆,要注意身材管理的。”曹丕这样说着,但还是乖乖地去穿了外套,“老地方见吗?” 

    

虽然那顿饭的最后,他们说着要常联系,但后来渐渐的也没怎么联系了。 

曹丕回了公司,公司有安排就去参加活动,没行程时就在家写歌或者去公司带带后辈。 

和遇见孙权前的日子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 

孙权也是。 

他们仿佛只是普通而短暂地路过了一下彼此而已,意外的交互以后,一切又恢复如初。 

    

然后就到了孙权和曹丕新剧官宣那天,除了各种带大名热搜以外,冲在前列的还有一条热搜是“相逢何必曾相识”,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点进去才发现,参与的大多是刷着“我的cp相遇了”的cp粉,余下的,便是吃瓜路人,“转发这个笔友组,你瞎嗑的拉郎也能美帝”。 

相逢何必曾相识? 

其实人间处处是重逢。 

    

官宣第二天就要开机了。 

拍开机照时,曹丕就站在人群外围,想着自己还是个小透明,便默默挪到了边上站好,众人也在各自找位置站,场面有些混乱,是以并没有人注意到曹丕。 

孙权眼尖,便朝着曹丕的位置走过去。 

“曹丕,来,”他走到他跟前,拉着他往中间走,“你站在这里,和我在一起。” 

曹丕心里咯噔一声。 

……谁和你在一起。 

    

“孙老师。” 

“我好像因戏生情了。” 

“你要和我谈个恋爱吗?” 

这时,电视剧开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曹丕发了微信,却始终没等到孙权回他什么消息。 

因为孙权是直接打电话过来的。 

“和我谈恋爱,是要结婚的,知道吗?” 

        

后来,剧已经播完很久了,双方的公司也早就开始有意无意地给他们解绑了,活动、航班几乎完全错开,微博上的隔空互动也并不存在,两家唯粉继续一地鸡毛,只有i笔友还在仔仔细细地扒着同款甚至是碰瓷式地嗑着假糖。 

能怎么办啊,毕竟他们明面上的来往几乎为0。 

背地里的来往粉丝又接触不到。 

嗯……虽然线下的来往也没多少。 

他们那时已经在一起了。 

可是大多数时间,他只可以和他在星河下去打一通电话。 

隔着遥远的距离,声波随电流奔走,穿过星星、穿过月亮,穿过璀璨的灯火,穿过熙熙攘攘的人间。 

远隔千里,却如咫尺。 

青年的眼里总是盛满恰到好处的温柔。 

“我这边的夜空没有星星。” 

孙权几乎猜到他下一句要说什么了,便抢在他之前,接道:“没有办法啊……他们全都落在了你爱的人的碧色的眼里了。” 

“是因为月亮很亮,看不到星星。” 

“但你爱的人是太阳,当他出现时,你连月亮都看不见了。” 

孙权听到电话那头的曹丕止不住的笑声,鹅一样地笑了很久。 

“我确实只是想说,月亮很亮,而已;但是,如果你想听——”曹丕适时地顿了顿,“今晚月色很美。” 

“嗯,今晚月色很美,”孙权继续说,“我也在看,天涯共此时。” 

曹丕沉默了,孙权听到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想问又作罢了。 

只是这样等着。 

这样等着,孙权忍不住笑了,然后,他再次开口,声音是轻而柔的。 

“曹丕。” 

他首先叫他的名字。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我好想到你那边去看月亮。” 

———————————— 

①笔友组有原型,我就站着这样一对拉郎,b站入的坑,虽然除了我以外似乎nbcs,但我一直在做着他们真的相遇然后美帝的梦。  

②曹丕有原型,三位,个个全能ace,个个与出道位无缘,是我的大岛意难平与大厂意难平,虽然他们仨儿早就糊了,但我仍然期待他们红出天际的一天。 

#我真的是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评论 ( 16 )
热度 ( 34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普通的宝郁。 | Powered by LOFTER